新闻动态

集雅斋画廊

他应邀为北京人民大会堂修复藏品 ——记书画装裱师宁厅功先生

近日,昆明集雅斋书画社社长宁厅功先生收到了一份十分珍贵并经防伪处理的证书。

证书称:“在人民大会堂云南厅重新维修改造中,你接受邀请,成功揭裱修复了丁绍光先生丙烯重彩画《版纳晨曦》和蒋铁峰先生丙烯重彩画《石林春晓》。特发此证,并以谢忱”。

证书编号01号,是“人民大会堂管理局”发的。据说,这是该局颁发的第一本艺术品修复证书。

能进入人民大会堂修复名画?我惊讶了!于是,访问了宁厅功先生。“想的就是保护这些国家级藏品”

事情似乎还得从1980年人民大会堂云南厅的壁画创作说起。

这一年,首都机场壁画群的出现,掀起了中国当代的壁画热。人民大会堂管理局决定,对各厅室进行重新装饰。云南厅经省委研究决定:中心画《玉龙金川》;两侧作版纳及石林大画;休息厅用山水、花鸟画;壁饰采用古滇青铜扣饰放大。并决定: 姚钟华先生画《玉龙金川》、丁绍光先生画《版纳晨曦》、蒋铁锋先生画《石林春晓》、袁晓岑先生画《孔雀》、王晋元先生画《热带花鸟》、李忠翔先生画《西山滇池》、贾国中先生画《大理三塔》。

这些作品完成后,中央正好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刘少奇同志平反大会,中央领导会后在云南厅休息时,参观了这批作品,并给予了赞扬。

1995年云南厅装修防火系统,人民大会堂决定将作品全部拆除。得到消息后,丁绍光先生曾提出用50万美元,购回其作品。事后管理局保留了丁绍光、蒋铁锋先生的画,其他人的画则全部拆除。

丁绍光、蒋铁峰先生的丙烯画,当时是经省政府特批的外汇,从香港购回荷兰丙烯,画在裱于本版的绢上。两画均为250cm×750cm的巨构,画面明快,属丁、蒋的代表力作。但遗憾的是,两幅作品经过近30年的岁月浸蚀,发生了空壳脱落、糟朽断裂。

2007年11月,人民大会堂管理局组成专家组对丁、蒋画作作了集体会诊,拟请北京某老字号画廊进行修复。画廊在作了测算后,报价100万元。

面对巨额的费用,人民大会堂管理局只好求助云南厅的娘家——云南省。省委、省政府得知后,主要领导即指示省人大办公厅,务必选好修复专业人才,确保做好修复工作。

接着,省人大办公厅在全省范围内,对文物维修、装裱业,进行广泛调查,最后将修复锁定在昆明集雅斋书画社社长宁厅功先生身上。

当省人大办公厅的同志找到宁厅功先生,并给他介绍了修复的要求后。宁厅功先生毫不犹豫地领受了任务。他向来人表示:“不收分文,尽义务一定将画修复好。”随后,他购置了材料,迅速与妻子施丽萍女士一道赶赴北京。

第二天,人民大会堂管理局副局长孔祥义先生主持召开了画作修复专家组会议。会上,宁厅功先生作了修复陈述,赢得了专家组的认同。

会后,他按三步曲展开了修复工作:第一步,小心揭下旧画心;第二步清洗污霉,修补破洞裂痕;第三步,按新画的装裱过程重新装裱。就这样经过近20天的紧张工作,他们终于完好如初地完成了修复任务。并顺利通过了由人民大会堂管理局、故宫博物院、清华大学和荣宝斋4个权威单位10名专家组成的验收组验收。验收组称:修复效果达到了设计要求,保持了原作画面明快的风格;同时,验收组决定奖励奖金5万元。

当有人问宁厅功先生为何修复不要报酬时,他笑了笑说:“想的就是保护这些国家级藏品,别的就没有考虑了。”“是赌气成就了我的事业”

事情或许有些滑稽,他的事业竟是从赌气开始的。

1992年,宁厅功高中毕业高考时,仅以2分之差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面对父亲的责难,他赌气了:“上不了大学,也要干出点名堂给父亲看看。”

干什么?就做装裱。姐姐的装裱店成了他学习装裱艺术的起点。一年后,他离开姐姐。北赴京城、南下广东,请故宫博物院、荣宝斋、天津杨柳青书画社及广州一些名师指点迷津,寻找“南裱”、“北裱”的真谛。

经多年探索,他终于掌握了装裱艺术的理论及艺术手法;掌握了装裱的要义是,要有开创性的款式设计能力。他说:“明周嘉胄《装潢志》就说,‘宾主定当预为酌定装式,彼此意惬,然后从事,则两获令终之美。’这充分说明装裱款式的重要性。一个优秀的装裱工作者除严格按传统装裱工艺操作外,还必须有独出心裁的款式设计能力,方能装裱出新颖的作品来。”据此,他认为,装裱师首要要理解作品用意,将装裱作为书画创作的延伸。工艺上,他提倡坚持传统,从画心的托裱,到书画的镶覆和砑装等20多道工序,都严格按程序操作;材料选择上,他坚持选用上等的绫、绢、绵、绵绫、麻等,使其书画能够达到更高的艺术美感。正因如此,宁厅功先生的装裱艺术得到了书画家和藏家的首肯。截止目前,经他装裱的书画作品累计已达1万余幅之多。

当谈起往事,他脸上露出了笑意:“是赌气成就了我的事业!” “我的成就在装裱中”

傅抱石先生曾在《裱画难》一文中说过:“作为一件艺术品,除了画面的艺术水平决定在画家外,装裱是最重要的一关。”

宁厅功先生很认同傅老的观点,他说:“中国书画不经装裱,就不能算是一件完整的艺术品;装裱师的成就感也就在装裱中。当你装裱或修复了一幅字画时,你心头的悦愉是难以言表的。”

在他的装裱与修复中,一串耀眼的业绩记录了他的成就:

1996年,修复了袁晓岑先生绘于昆明工人文化宫360cm×160cm的国画《五鹤图》。

1999年,承担了省委宣传部庆祝香港回归全国名家书画展的160余幅作品的装裱任务。

2000年,修复了刘宗琪等8名画家绘于省政府的920cm×420cm的国画《锦绣南疆》。

2002年,修复了闫甫先生绘于昆明会堂的400cm×200cm的国画《松花坝》。

2003年,装裱了孙建东先生绘于省政协370cm×208cm的国画《花开盛世》。

2004年,装裱的160幅“浓墨重彩绘石林”作品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2005年,装裱了钟开天先生绘于北京中央军委大厅800cm×250cm的国画《山河壮观图》。

2006年,修复了姚安明、清时期100多幅馆藏作品。

2007年,除修复了丁绍光、将铁峰先生的两幅巨构丙烯画外,还承接了藏家收藏的韩美林、关山月、袁晓岑等大师作品的装裱。

就这祥,宁厅功先生正在装裱与修复的道路上,不停地往前走着!

□ 熊浩宇(云南日报)
(原文地址:http://paper.yunnan.cn/html/20080228/news_98_52180.html

Copyright © 2012~2019 云南集雅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滇ICP备15003983号-1 ] [滇网文〔2015〕1366-004号] www.jiyazhai.net [ 网站管理 ] 网络及技术支持:阿里云计算 | 宝商科技